省财政投入1亿元支持全省汽车促销活动

省财政投入1亿元支持全省汽车促销活动
山西日报记者任志霞报道 10月20日,记者从省财政厅获悉,为进一步激发汽车消费潜力,促进消费增长,拉动经济发展,省财政厅联合省商务厅发布《关于支持开展2022年促进汽车消费工作的通知》,山西财政拿出1亿元资金鼓励各市出台政策、统筹资金,全面开展汽车促销活动。据介绍,本次省级财政补贴仅用于2022年9月1日至11月30日期间,各市促进汽车消费活动对购置5万元(含)以上至30万元(不含)汽车的核补资金。各市统筹资金对在2022年9月1日至11月30日期间在省内汽车销售企业购置5万元(含)以上非营运新车(含非营运皮卡)、并在省内上牌的个人消费者给予购车补贴。同时,鼓励有条件的市开展以旧换新、报废更新促进汽车消费。鼓励各市组织汽车销售企业、成品油经营企业、保险公司联动开展赠送加油卡、汽车保养维修、汽车保险优惠等形式多样的促销活动。其中,省级财政与市财政资金配套比例原则上不高于1:2,以省级财政补贴资金投入总规模1亿元为限,按各市实际核发补贴资金占比最终清算分配各市省级资金。各市出台促进汽车消费政策(含市级资金规模)后,省级预拨下达各市省级财政补贴资金。2023年3月31日之前完成资金清算。

有望年内亮相 奔驰CLE最新假想图曝光-新车-奔驰c级-奔驰e级-奔驰cls-车尾_网易订阅

有望年内亮相 奔驰CLE最新假想图曝光|新车|奔驰c级|奔驰e级|奔驰cls|车尾_网易订阅
日前,车质网从相关渠道获取了奔驰CLE最新假想图。新车定位中型轿跑车,车身尺寸介于奔驰CLA与奔驰CLS之间,未来将取代奔驰C级(参数丨图片)和奔驰E级双门轿跑车。据悉,新车有望2022年内首发亮相,2023年上市销售。奔驰CLE最新假想图 从此次曝光的假想图来看,新车采用了全新的设计语言,车头视觉效果相当犀利。同时,此次绘制的假想图还采用了AMG标志性的瀑布式前格栅,搭配两侧黑色处理的导流槽和前包围,看上去颇为运动。奔驰CLE最新假想图 此外,新车将基于全新奔驰C级的第二代MRA平台进行打造,因此车身长度应该会介于4686mm-4826mm之间,也是奔驰C级和奔驰E级之间的尺寸。车尾造型同样吸睛,标志性的倒三角形尾灯为其增添些许辨识度,而车尾下方双边共四出的排气布局,视觉效果更加运动。 动力方面,根据新车定位来看,新车将会提供丰富的动力系统,包括1.5T、2.0T以及3.0T发动机。另外,奔驰CLE有可能还会推出AMG CLE 63 e 4MATIC+车型,其将搭载2.0T插混系统。关于新车更多消息,车质网将持续关注及报道。

员工工资打7折,威马汽车缺的可能不止是钱-沈晖-蔚来_网易订阅

员工工资打7折,威马汽车缺的可能不止是钱|沈晖|蔚来_网易订阅
也许此时的威马汽车缺钱是唯一要紧的事情,但长远来看,不解决产品和品牌上的两大关键点,威马拿到再多的融资也很难翻身。就在各新能源汽车企业如火如荼的攻城略地之时,依旧有人走进了至暗时刻。日前,有媒体曝出,从10月份开始,威马员工工资按照7折发放,管理层工资按照5折发放。意图在公司困难时期一起渡过难关。对于员工内部的曝光,威马汽车暂未回应。但是从这两年车企的倒闭狂潮来看,员工工资打折或者欠薪都是一种不好的前兆,不管是燃油车企业还是造车新势力基本上所有欠薪的公司最后的结局都不太好。靠割自己人换来短期的喘息机会无异于是饮鸩止渴。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月初威马汽车还被曝出创始人沈晖12亿年薪,引发外界强烈关注。威马汽车之前发布的招股书中披露,2019至2021年之间,威马汽车亏损数额持续增加,其中,2021年亏损约82亿元。但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的薪资在2021年高达12.6亿元。同年,威马汽车向主要管理层支付的薪资总额为17.5亿元,沈晖一人薪资占据了主要管理层薪资的72%。此外,2021年威马汽车的行政费用也同比大幅增长57%至27亿元。威马汽车在招股书中解释称,行政费用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有向管理层成员授予股份奖励导致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开支大幅增加,以及向C+系列境内投资者支付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在沈晖12.6亿元薪酬中,薪金和花红约201万元,受限制股份/购股权开支约12.59亿元。尽管这些钱还未拿到手中,但是这样的消息无疑也给威马汽车的上市之路增添了不小的阻碍。尽管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年薪,上市就能得到十几亿的分红,似乎也让外界接受不了,看起来创始人团队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造车,而是为了上市分红割韭菜。去年1月份,威马汽车完成上市辅导,试图冲击科创板,但此后再无新进展。今年6月1日,便转头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但直到目前也没有最新消息公布。无论威马创始人沈晖再怎么说“新能源赛道是一个长期的赛道”、“现在上半场头15分钟都没有打完”、“谁胜谁负还不知道”,毫无争议的是,威马已经掉队了。据数据显示,今年1-8月,威马汽车累计交付新车(上险数)达到29,140辆,同比增长41%。但与其他新势力不同的是,威马汽车目前还在榨取B端市场的最后一点红利。而在竞争更大的C端市场中,威马已经被甩开了很多。事实上,早在2019年,凭借在一些租赁市场、出行市场等B端领域打开销路,威马汽车全年累计交付新车1.69万辆,位于新势力车企销量第二,销量表现仅次于蔚来。可以说是开了一个好头。2020年年初,在王兴表示看好理想汽车时,沈晖隔空喊话“威马一定会是Top3之一”。然而,在此之后,威马汽车开始了进军科创板的打算。与此同时,销量却开始出现颓势,除了被小鹏、理想陆续反超外,后续还被哪吒、零跑等二线造车新势力品牌反超。以今年上半年为例,威马累计交付2.17万辆,而小鹏、哪吒、理想、蔚来分别为6.90万辆、6.31万辆、6.04万辆、5.08万辆。尽管威马跑赢了自己,但是赛道的飞速变化让其被动掉队。在产品层面,威马汽车就把首款车型EX5的入门售价做到了补贴之后10万元以内,这也是威马先期销量优势的主要原因之一。沈晖表示,“造车新势力还有两至三年的窗口期。必须年销量超过10万辆,才能活下来”。而事实上,以威马的定价和打法,10万辆的年销售目标,也是其实现盈亏平衡的底线。对于一个几乎没有品牌溢价的新品牌和新车型来说,这对威马无疑将会是巨大的考验。比如,据此前的招股书显示,2021年威马汽车付给电池供应商的采购费用高达17亿元,超过其全年营收的30%。而在如此高昂的成本之下,均价仅有10万元的威马汽车,势必会面临巨额亏损。在这两至三年的窗口期之后,威马汽车也陆续推出了自己的高溢价产品,但市场反馈不尽人意。一方面是在2019年,新势力正式面世的产品还不够多,另一方面老牌车企的转型也在近两年开始猛然提速。几方面的压力让本来就缺少一张产品标签的威马汽车难上加难。除了产品上与竞品没有太大的优势外,在品牌层面曾经在B端市场占得先机的威马汽车并没有很好的转变思路。基于软硬件产品力的不足,威马汽车在各个方面均落后于一线新能源汽车品牌,也因此失去了品牌优势,其品牌标签也越来越弱。说起蔚来,消费者可以想到服务想到充换电布局;说起小鹏,消费者可以想到科技想到NGP辅助驾驶;说起理想,消费者更是认同其续航等等。但是一直以来,威马就缺乏这样的一个品牌。单单靠性价比难以支撑起上攻之路,即使推出高溢价车型也很难获得市场认同。便签近三年来,威马的亏损金额分别达到41.45亿元、50.84亿元和82.06亿元,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40.44亿元、42.25亿元和53.63亿元,三年合计136.32亿元。在资金上可以说是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截至目前,威马已经累计融资高达350亿元,远高于IPO前的“蔚小理”,但由于持续亏损不断烧钱,手上现金捉襟见肘。截至2021年末,威马流动负债总额已经达94.7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41.56亿元。也许此时的威马汽车缺钱是唯一要紧的事情,但长远来看,不解决产品和品牌上的两大关键点,威马拿到再多的融资也很难翻身。